當脫貧攻堅遇上PPP模式,會給新疆帶來怎樣的機遇?PPP助力湘西州精準脫貧或可提供啟示和借鑒。

 

  日前,“脫貧攻堅PPP湘西行”論壇在湖南湘西自治州吉首市舉行,來自國內PPP界的領軍人物、專家學者共同探討精準脫貧攻堅戰下PPP的機遇與挑戰。同為少數民族地區,同樣進入脫貧攻堅決戰期,同樣面臨諸多矛盾、困難和挑戰,新疆能否借力PPP呢?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常務副理事長、中國城鎮化促進會副會長、中國PPP研究院理事長、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原副主任鄭新立認為,新疆和湘西一樣,要抓緊推行以PPP為重點的投資機制改革,增加公共產品投入。

 

  “現在,我們個人消費品和生產資料產能過剩,只有公共產品公共服務是短缺的,比如環境、交通、教育、醫療、信息、文化等,無法滿足廣大人民群眾的需要,通過PPP模式,讓社會資金進入到公共產品的供給上來,改變公共產品供給不足的局面,克服經濟下行壓力,實現質的飛躍。”鄭新立說,通過PPP模式投入幾百億幫助湘西發展基礎設施,增加公共產品的供給,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要在全國大力推廣。

 

  中國PPP研究院院長、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原所長賈康告訴記者,“十三五”期間的核心是精準扶貧,黨中央指示必須把農村貧困人口的致貧因素一一分析到位、對癥下藥,形成一套解決貧困問題的綜合方案。其中基礎設施瓶頸是制約很多貧困地區,特別是偏遠地區脫貧的重要因素。

 

  “PPP模式為脫貧攻堅提供了新選擇。它能夠緩解面對城鎮化、老齡化進程的財政支出壓力,使政府更好地發揮作用;其次,在公共服務供給中形成‘1+1+1>3’的機制,使進入中等收入階段的社會公眾可持續地受益受惠;再次,為一大批作為市場主體的企業打開進一步生存、發展的空間,使現代市場體系更為健全和成熟。同時,PPP能夠聯結、對接意義重大的‘混合所有制’改革,促進企業改革與全面改革實質性深化;對沖經濟下行壓力,增加有效供給。”賈康說。

 

  賈康認為,PPP模式還是一個倒逼法制化進程的創新。要想創造企業發展的良好環境,應不遺余力地全面推進高標準法制化建設環境,加快從投資到融資方方面面的法制化,PPP模式就是天然的催化劑。

 

  自治區黨委扶貧開發工作會議提出,舉全疆之力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到2020年,確保現行標準下261萬貧困人口全部脫貧,35個重點貧困縣全部摘帽,3029個貧困村全部退出,解決南疆四地州區域性整體貧困。

 

  對此,國務院參事室特約研究員、國家統計局原總經濟師兼新聞發言人姚景源說,脫貧攻堅要發揮投資的關鍵作用,加大投入、特別是加大基礎設施的投入是非常重要的。

 

  從我區一季度經濟運行情況來看也確實如此。一季度,我區經濟運行中有推動經濟持續穩定回升的動力,同時也確實有穩中有憂的“三個增長乏力”,即工業增長乏力、民間投資乏力、工業投資增長乏力。

 

  自治區統計局副局長王躍表示,工業投資回落是當前制約經濟平穩增長的瓶頸。下一階段,我們應從供需兩端發力,打好穩增長、調結構的政策“組合拳”,從五個方面著力,全力應對經濟下行壓力,努力推動經濟平穩增長。

 

  姚景源也認為,在經濟下行的大背景下,需要加大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力度。首先要堅持擴大內需,增加基礎設施的投入。在新的歷史階段,新的起點上,在基礎設施的投入方面,政府不要單槍匹馬,唱獨角戲,要歡迎企業參與基礎設施的投入,參與重大項目的實施。其次是調動方方面面的積極性,把政府、社會資本緊密結合起來,為推動脫貧攻堅做出更大貢獻,為全面小康樹立示范性舉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