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光睿:PPP領域信用體系建設的路徑和要點

 

 

(北京明樹數據科技有限公司首席執行官,國家發改委和財政部雙庫PPP專家,中央財經大學PPP智庫專家)

 

中國正處于從計劃經濟脫胎出來,建設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系的偉大變革過程,這個過程同時也是信用經濟的建設過程。隨著信用管理的日趨重要,在國家發改委、人民銀行的指導下,中國目前已經建立了“信用中國”平臺。未來將形成以“信用中國”網站為核心,以各級信用門戶網站為區域中心的全國一體化的信用政務服務體系和社會服務體系。

 

一、信用體系建設-政策背景

 

2014年6月,國務院印發《社會信用體系建設規劃綱要(2014—2020年)》,其中提到,到2020年,中國要基本建立社會信用基礎性法律法規和標準體系,基本建成以信用信息資源共享為基礎的覆蓋全社會的征信系統。原則上遵循政府推動,社會共建,規范發展,統籌規劃,重點突破和強化應用。

 

二、信用體系建設發展-“引入第三方機構參與行業信用建設”

 

2017年10月,國家發改委發布《關于引入第三方信用服務機構協同參與多領域及特定領域行業信用建設和信用監管工作的函》,提出引入第三方信用服務機構協同參與34個行業的信用建設和信用監管工作。所以我們看到陸陸續續在34個行業領域,都在引入信用管理機構或大數據公司等第三方機構參與協同信用管理工作。PPP也是在34個行業之一。社會信用體系建設規劃綱要明確的34個行業領域包括以下四大類:

 

政務誠信建設領域包括依法行政、政府誠信建設示范作用、政府守信踐諾機制建設、公務員誠信管理和教育。

 

商務誠信建設領域包括工程建設領域、政府采購領域、招標投標領域、交通運輸領域、企業誠信管理制度建設等。

 

社會誠信建設領域包括教育和科研領域、文化體育和旅游領域、、環境保護和能源節約領域、社會組織、自然人、互聯網應用及服務等。

 

司法公信建設領域包括法院、檢察、公共安全領域、司法行政系統、司法執法和從業人員、健全促進司法公信的制度基礎。

 

部分行業的信用標準如下圖所示。

 

 

各行業信用標準規范(部分)

 

三、PPP項目信用體系建設的必要性

 

PPP領域從去年10月份開始進入嚴監管的階段,今年關注更多的是規范發展。PPP項目開始大批量進入運營期,但因涉及地區廣、項目類別多、參與主體數量多、項目周期長、各類問題龐雜,使得PPP項目出現大量的顯性及隱性風險,為此國家在2017年末開始著手進行PPP項目入庫清理工作,但面對龐大體量的項目甄別,需要重新設計監管思路,需要借助更為科學、嚴謹的技術工具不斷加強對PPP項目各階段風險的判定,并強化對長期未來可能對我國經濟發展產生較大影響的風險防控體系。

 

PPP行業信用體系建設目前在國內尚屬空白。迫切需要建立行業信用監管平臺,包括第三方專業協同管理機構,為整個市場提供信用管理的協同服務。引入大數據工具解決PPP項目信息嚴重不對稱的巨大風險漏洞,信用數據的共享和互通對PPP行業誠信體系構建至關重要。中國PPP領域應快速建立社會行業信用體系,形成標準化、規范化的經濟發展模式。打通信息壁壘,構建PPP項目全國信息資源共享體系。用大數據推進PPP行業的誠信體系建設,構建全國統一的PPP項目信用數據平臺勢在必行。

 

四、PPP領域信用體系建設-政策支持

 

國發〔2016〕76號《國務院關于加強政務誠信建設的指導意見》指出,“加強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領域政務誠信建設。強化政府有關部門責任,建立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失信違約記錄。明確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項目政府方責任人及其在項目籌備、招標投標、政府采購、融資、實施等階段的誠信職責,建立項目責任回溯機制,將項目守信履約情況與實施成效納入項目政府方責任人信用記錄。”

 

國辦發〔2017〕79號《國務院辦公廳關于進一步激發民間有效投資活力促進經濟持續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指出,“加強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誠信體系建設。建立健全PPP項目守信踐諾機制,準確記錄并客觀評價政府方和民營企業在PPP項目實施過程中的履約情況。政府方要嚴格履行各項約定義務,做出履約守信表率。民營企業也要認真履行合同,持續穩定提供高質量且成本合理的公共產品和服務。將PPP項目各方信用記錄,納入全國信用信息共享平臺供各部門、各地區共享,并依法通過“信用中國”網站公示。將嚴重失信責任主體納入黑名單,并開展聯合懲戒。”

 

五、PPP領域信用體系建設路徑-“三步走”

 

PPP領域與其他行業信用管理相比具有一定的特殊性。PPP行業信用體系建設工作較其他行業更為復雜,首先監管主體包括政府、企業和第三方,其次幾乎涉及各個行業,因此既要統一謀劃,又要分類施策,同時要和已有的其他行業的信用管理辦法相銜接。建議分步驟進行:

 

第一、利用大數據加強信息收集:形成全口徑、針對性較強的PPP項目基礎數據信息權威平臺,協同政府部門信息歸集,并利用大數據技術擴大歸集范圍,匯總收集行業內失信違約的信息。

 

第二,發揮第三方的協同監管:授權第三方提供包括信息歸集、信用評估、信用咨詢和信用修復等協同監管服務,完善工作機制支持PPP行業信用體系建設。制定合理的機制,強制備案和主動申報相結合,通過政府機構和第三方的協同監管,來建立完善的信用檔案。

 

第三,完善工作機制支持PPP行業信用體系建設:PPP涉及眾多行業,各政府、行業部門經常出現交叉職能及信息重疊,需要建立完善PPP行業信用體系工作機制。實際操作中,建議從第三方咨詢機構入手,再逐漸涉及到企業和政府部門。